点击 “注册” 即表示您同意并愿意遵守用户协议
注册成功 !

社交账号直接注册

用手机号重置密码

今天你拯救世界了吗?《瘟疫危机:承传》介绍和感想

2018-02-27 15:35:40

谈《瘟疫危机:承传》要用和平时不同的格式,因为有很多内容是不应该透露给还没玩过的玩家的。这篇文会分两部分。第一部要把这游戏推介给还没玩过的朋友,第二部则是和已经玩过(而且要是十二个月都完成了)的朋友分享我的经历。还没玩过这游戏的朋友,看完第一部就好停了,等玩了后我们再来分享故事。

第一部

游戏大纲  

先简略介绍基本版的《瘟疫危机》吧。《瘟疫危机》是2008年出版的合作游戏。那时候市场上的合作游戏不多。游戏中有四种瘟疫在世界各地扩散,玩家四处医治病人,防止疫情暴发,最终目标是给四种病都研发出药。《承传》版的基本机制是一样,不过注入了很多《承传》元素。《承传》的概念最初是在《Risk: Legacy》(2011)出现的。它的理念是游戏是活的,玩的每一局都有可能在图板或配件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,游戏的规则和配件都有可能改变。游戏中铺了一些故事元素、一些变化,玩家一面玩会一面披露。

《瘟疫危机:承传》一打开就看见很多张很大的文件卡片,每一张上面有很多可以打开的小窗户,不知道葫芦里面买什么药。另外还有八个盒子,里面不知道藏了什么游戏配件。推动故事的是厚厚的一叠承传牌,每一次玩要按照牌上的指示做。游戏记录表分成十二个月,每一个月有两栏。每一个月都会有一些新的承传牌要看。一局游戏如果赢的话,下一次玩就要玩下一个月,会有新的承传牌看。每一个月份的游戏,如果输了一次还可以再试一次,输第二次的话就不能再试,下一次玩要玩下一个月份。玩家如果完全顺利,游戏可以玩十二局,而最糟糕的情况则是玩二十四次。十二个月完成后,游戏就算是结束了,没得再玩。硬是要玩的话,还是可以用承传版的游戏配件玩基本版的《瘟疫危机》,不过少了很多承传版的规则,应该会觉得单调。

ad767a096dd9a9d701a8537985421b57.jpg

用《承传》版是可以玩基本版的《瘟疫危机》的,只要不用其中一些规则就行了。我在玩承传版前就和孩子们这样玩了一次原版。

e44a37d9deadcd7d189c1b8f41c85697.jpg

游戏的美术设计、配件设计都有改变。配件比较小,比较不会遮住图板上城市的名字。不过我是拿我的很旧的第一版《瘟疫危机》作比较。不知道第二版的配件和承传版比起来有多大差别。

c61ec2dd8cbd5508d93d15c510457ae4.jpg

右下角那一行格子是任务牌的格子。玩承传版要赢的话不止要给病研发出药,还会有其他的任务要完成。不同的月份会需要完成不同数目的任务。有时候任务牌会比需要完成的任务数目高,这样的话玩家就可以选择要做哪一些任务,也可以按照所决定的方针挑选适当的角色和事件牌。

4ebd945093eb2877d7e69534cc8dc416.jpg

玩家的总部还是设在亚特兰大(Atlanta),不过这是有可能改变的,因为玩家可以设立新的长久性研究所,以后每一局游戏开始都会多了起始研究所,可以用来做那一局的总部。

b87c07166b532dc3e185ff02e8487e0e.JPG

玩家的总部还是设在亚特兰大(Atlanta),不过这是有可能改变的,因为玩家可以设立新的长久性研究所,以后每一局游戏开始都会多了起始研究所,可以用来做那一局的总部。

5c51e0f2abfdf300658e7ec35c46f768.JPG

有些城市旁边粘了白色圆圈或黄色贴纸,这些是发生过疫情暴发(outbreak)的城市。这些贴纸代表城市的危机指数提升。第一级只是市民情绪紧张,还没具体问题。可是第二级开始就是发生暴动,研究所会被破坏,也不能再起新的研究所。机场不再运作,不能乘飞机直接进入或离开,要从邻市走陆路进出。第四第五级是沦陷阶段。要进出这样的城市会花费额外资源:玩家的手牌。因为有这样的危机升级机制,玩家要更小心防止疫情暴发,因为每一次暴发都会带来永久性的问题,未来玩的每一局游戏都会受影响。这是蛮恐怖的,因为没得回头。不过每一局游戏结束时,不论输赢,玩家都能选择两项升级,提高团队的战力。升级有很多类。有角色的特别能力;有疾病的研究成果(让一些病比较容易找出解药);有图板上的新研究所;有纸牌上添加特别能力。游戏有越来越难玩的地方,但相对也有给玩家提供额外能力,取得一定的平衡。

e0232f2cd1da61c4fb55985a142784ae.jpg

左边的角色牌那些白色的贴纸有写上别的角色的名字。这些是关系升级,例如其中两个角色可以是家人、或同僚、或竞争对手。有关系的角色在游戏进行中会有一些特别能力,玩家要好好利用,这样会多了一层战术考量。

刚刚说的疫情暴发,除了会提高城市的危机指数,还有可能给角色留下疤痕,也就是心灵创伤之类。疫情暴发时如果有玩家身处该城市,他的角色就要贴一张疤痕贴纸。这些是弱点,都是从此会跟着那角色的,不能去除。一个角色如果要粘第三张疤痕,角色牌上是没有空位再粘的。角色要死,角色牌要撕烂。我和朋友们玩的时候,他们都很钟情各自起初选的角色,每一次玩都毫不犹豫继续用。我是比较喜欢尝试不同的角色,会看当下那一局需要什么能力的角色来做决定。有一局发生了我们没有料想到的事。Ruby一直在玩,玩了九个月的角色竟然死了。那一局对我们的打击很大,真的会心痛。这角色我们取名叫Kawasaki。我们后来一直很记得他是九月死在Lagos的。往后每一次有经过Lagos我们都说要去拜祭他。有时候运气好摸到好牌,我们都说是Kawasaki保佑我们。Kawasaki的能力是不错的,他走了后,每一次出现需要他的能力的情况,我们都会慨叹他的离去。

游戏一面玩一面会出现新的规则。新规则不会复杂,不过一个一个月累积下来,不知不觉也会变得很多规则要记,需要每一个玩家互相提醒。

我和朋友玩的时候,其中一件趣事是我们给很多城市取了新名字。St Petersburg变成Sri Petaling(公司附近的区),Montreal变成Monorail(单轨铁),Bogota是波够大,Essen是Eason(陈奕迅)。有几次有人行走时没有用最短的路线,绕了远路,我就会念他:你的Waze(导航系统)坏了吗?最常走错路的是小猪,被我念了很多次。

感觉/想法

以传统的游戏设计、游戏机制定义来说,《瘟疫危机:承传》并不是特别精妙的游戏。不过如果游戏设计的好坏是看玩家玩得多快乐,那《承传》绝对是第一流的游戏。我很久没玩游戏玩得那么难忘。它的精彩在于带领玩家走过一段很有趣的故事,而且故事是玩家自己走出来的,不是游戏规则硬生生规划出来的。游戏机制是制造了给玩家活出精彩的框架。游戏有挑战性。故事发展有曲折,感觉就像追连续剧。玩家投身故事里,但不是被动地听故事,而是主动的在努力拯救地球,努力让故事有好的结局。

玩家时常要粘贴纸、要开小窗户、要看新的承传牌、要开有新配件的盒子。这些小惊喜都是很快乐的事。一直看着图板怎么变、城市怎样一个一个沦陷、角色怎样成长、怎样受创伤、大家努力的成果怎样为未来铺路,都是很有投入感的。

这游戏最好是固定的一群朋友一起玩,从一月玩到十二月。游戏的规则会越加越多,如果不是一路有玩,从中间插入,对新人会有点困难。更重要的是,整个游戏是一个长篇故事,就是要大家一起走过才有意思。玩家会有共同的经历,会有同舟共济的感觉。我们玩这游戏是五个人玩,四个正式玩家,而通常是Benz做陪玩,帮忙我们处理一些游戏的规则和配件,也参与我们的战术讨论。有时候其中一个朋友玩不到,就他下场玩。我们五个人这两个多月一路走来,感觉就像一起去了一趟旅行,大家多了共同体验、共同话题。这些是别人无法完全共享的。

这是只能玩一次的游戏。原理和《TIME Stories》、《Tragedy Loopers》一样,知道了的秘密是没办法忘掉的。买一盒新的来重新玩,是没意思的。

有一点要注意的是小心别开错盒子。承传牌会指示玩家开文件卡上的小窗户。这些小窗户有编号,而藏有新游戏配件的盒子也是有编号,而且有一些会和这些小窗户重叠。我犯了错,不小心开了不应该开的盒子。大家玩的时候要注意,承传牌指的通常是小窗户,不是盒子。要开盒子的话,小窗户里会有明确指示。

我们还有玩错一些规则。比较严重的是病毒的升级(应该说是对病毒研究的升级)。这些升级是有分等级的,要一步一步来。有第一级的升级,才能加第二级的。我没看清楚指示,直接就先贴了最高等级的升级(因为它最强啊)。我们是占了点便宜,不过后续发生了一些事,减少了这错误的影响。无论如何,重要的是我们玩得开心,游戏也没变得失衡。

我大力推荐《瘟疫危机:承传》。




第二部 

(还没玩及还没玩完的朋友,建议别看下去。如果要看下去,后果自负。)

亲身体验

《承传》我是和Benz、Ruby、小猪、Edwin共五个人一起玩的。他们本来就对《瘟疫危机》有兴趣,也玩过几次。《承传》最多是四个人玩,所以通常是Benz做陪玩,不过由于是合作游戏,他也能参与我们的公开式战术讨论。我们都是在公司玩。我们不自觉中形成了默契,星期五五点前我们都把工作赶完,一起来玩游戏。有时候我们还一连玩两局。有时候有其他同事好奇来看我们玩。

我们的变种病毒是黑色病毒。病人发生突变时,我依照承传牌念给他们听这些患者称为"Faded"。他们的第一个反应是:“什么?肥的?”。从此我们就这样叫病人——肥的,还闹了很多和肥胖有关的笑话。例如:我不想去那城市,我怕变肥;谁说我肥?你是说谁肥?你反正已经肥了,不怕去肥的那里。

4031326935af434de763fcb042d4227c.jpg

小猪钟爱的角色是Shirley Jones,是科学家,一直是很重要的角色。她的能力是研发解药可以少用一张牌。我们的病毒有两个做了升级,可以少用牌去做解药,这样就变成这两种病只需要三张牌。小猪一直说Shirley是医生(因为穿白袍),我就一直提醒他人家明明是科学家。  

226617e2407b4687bcdd27d296dfca00.jpg

Ruby钟爱的角色就是这Kawasaki,是签派员(dispatcher)。他的能力很好用,我们常用他来让玩家很快可以见面。有时候是为了传牌,有时候则是要以更少的行动点完成图板上的行走。Kawasaki死的时候大家有点想当没这回事,还是继续用他来玩,但我对规则是比较坚持的,所以Kawasaki结果是死得很彻底。我觉得有痛才有感觉。

13d9da74476667288322d90068d39d4c.jpg

我给这军官取名Jon Sanders,因为他是上校(colonel),所以我要他和肯德基的 Colonel Sanders同名。

2fc54ee9da92cc522a4a9bcf3d172de8.jpg

Edwin用的Ellie (generalist) 是用得最长情的。Ruby因为Kawasaki死了,后来就不得不换别的角色玩。小猪也有换过不同的角色。Ellie很早就得了创伤。后来我们给她拿了一个不必再受创伤的能力,等于给了她不死身。自此大家都鼓励Edwin继续用Ellie。肥的事件爆发后,因为Ellie不怕创伤,也就不怕和肥的共存,所以我们都派Edwin去肥的区(黑区)执行危险的工作。

18cff0c9135abfca1c0f6f271e9c31ce.jpg

这些半透明的病人都被我们叫成“肥的”。我们庆幸用了永久性路障围住了肥的病毒区,肥的病只留在黑区,没有扩散到其他颜色的城市。

3da2d3648cfc7c4bd129872a309c666c.jpg

这照片可看见所有黑色城市都已变成绿色的肥的城。我们也很幸运把Karachi守着不让它危机升级到第二级以上。那里一直留着一个研究所,方便我们可以乘专机去。多数其他的肥的城都发生暴动,后来还有三个是完全沦陷了。

fee1aa919289c87564af05ef2ee789a0.jpg

这是我们玩到八月份结束时的情况(游戏中的八月份,不是现实的八月)。肥的药还没出现,我们还只能够给肥的城做隔离(quarantine)。中东的Riyadh已经沦陷——危机指数第五级。要进去沦陷的城市太麻烦了,我们就干脆在它周围起了永久性路障,打算让它自生自灭。就算那里疫情爆发,有了路障就不用怕传染给隔壁的城市。

9552512bd6c7545c08f2adb6dcd5633d.JPG

肥的药出现时,我们都异口同声说好可爱的维他命丸。我们玩的方式一直是很跟故事的发展。每一次出现需要搜索的人,我们一定优先去搜索,因为我们很好奇,希望尽快推动故事发展。我们差不多每一次需要搜索,都是一局游戏内成功找到要搜索的东西。

肥的药出现后我们是玩得很顺利的。肥的药生产得很快,我们也很快就去医治肥的病人,给肥的城打疫苗。很多肥的城打了疫苗后,本来让我们恐惧的黑牌变成令我们欢呼的好牌。简直有点觉得太轻松了。我们的疫苗打得很快,只有两个沦陷城市要很迟才打,因为交通不方便。

这些橙色的药厂我们都起在北美,靠近我们的新总部墨西哥市。亚特兰大发生暴动,所以我们的旧总部被烧了。有时候有人弄错走回去亚特兰大,我们就笑他公司搬了啦,你还回去Puchong做什么?(我们都是同事,公司以前在Puchong)

19d5f5d60772136e8dcbb12e00d392b6.JPG

这是十月份的状况。Chennai、Delhi、Riyadh都已经沦陷(红色打叉贴纸)。不过我们已经开始打疫苗(橙色针筒贴纸)。

1b68c9bb83cb6daf2ed87b733ccd7f25.JPG

这是十二月份开始前的图板状况。我们到最后共有四个沦陷的城市。第四个是南美的Sao Paolo。这照片里可看见肥的城只剩下两个还没打疫苗,Riyadh和Chennai。十二月份,旧任务要撕掉(不过我没有撕,只放一边做纪念),新的任务有两个,第一是给所有肥的城打疫苗,第二是搜索出黑暗组织藏在亚特兰大的大量新病毒。我们的十二月是玩得很精彩的。我们优先要给剩下的两个肥的城打疫苗。那时的想法是就算赢不了,也至少专心做好其中一项任务,那么就算输也可以为下半月铺路。打疫苗虽然只剩两个肥的城要打,也不容易做到,尤其是Riyadh不只是沦陷了,还被路障包围。麻烦是挺麻烦,但最终还是让我们完成了。

我们不再做另外三种病毒的解药,因为知道搜索需要用牌,如果还要做解药,多数会两头不到岸。对四处爆发的病,我们只打算治标不治本,只要挨得过让我们完成任务,世界就有救了。我们打完疫苗后,剩下的时间已经不多,玩家牌快摸完。我们不放弃,还很努力在搜索。后来我们算了算牌,发现只剩下九张,也就是一个回合加一轮。这样是刚刚好可以轮回Ruby的,我们当时手牌的状况是刚刚好可以完成搜索。不过问题来了。玩家牌库里还有第五张疫情牌(Epidemic)。这第五张疫情牌一出,搜索牌的目标标记就会到达消失点,搜索任务会失败。我们想赢,只有九分之一的机会,也就是疫情牌必须是牌库里最后一张。那时我们心都寒了,不过也只好硬着头皮玩下去。每一张要摸的玩家牌,都是一次生死宣判。摸牌的人手都会斗。摸牌时是快速的把牌翻开抛到图板上。我很久没开牌开得那么紧张。妙的是,我们这样一张一张开,疫情牌竟然一直都还不来。后来轮到Edwin摸牌时,是最后三张牌。他这一局一直手气很差。好几次的疫情牌都是他摸的。我们都觉得绝望了,还一直埋怨他这一局一定败在他手上。谁知道他摸的两张牌都不是疫情牌!我们喊的喊、跳的跳,会议室里一阵欢呼、大笑。笑完后,我看看图板的情况,才注意到有四个互相连在一起的黄色的城市都满了病毒。只要抽感染牌抽到这四个城市任何一个,就会发生疫情暴发,而且会引发连锁效应,连续爆发四次。这样我们的爆发指数会超标,我们会输。结果,我们还真的是败在Edwin的手上。他真的抽到了其中一张黄色城市牌。我们从谷底飞到高峰,又从高峰坠入谷底。这一局输得很壮烈。 

d548e1809e4d77f9358e25aa4a750008.JPG.

这Sao Paolo就是还我们输掉的城市,还是四个满满病毒的城市最中央那个。

十二月下旬,我们只需要完成一项任务,就是找出亚特兰大的新一批病毒。由于另一项任务已经完成,我们可以专心做搜索,终于是让我们赢了,给《承传》画上完美的结局。

1bfe6d6acbe81c02220c1f96d304d33d.JPG

感恩有朋友陪我走过这历程:我、Edwin、Benz、Ruby、小猪。 

© 著作权归作者所有
《瘟疫危机 承传》(第一季)是独特而震撼的合作游戏,适合2~4人参与。有别于一般桌游,你在《瘟疫危机 承传》中所作的决定,有些是会影响后续的游戏。更厉害的是,游戏局面总跟你对着干。跟疫情交战的十二个月期间,你会拆开密封的盒子、揭露隐藏的资讯和发现不为人知的秘密。时间争分夺秒,你最多只有两次机会去胜出每个月份的游戏。角色会受到创伤;城市会陷入恐慌;疾病会发生突变。
登录后,发表评论
3个评价
游戏推荐
文章推荐

举报
请选择举报理由

  • 色情,淫秽
  • 反动,政治
  • 广告营销
  • 恶意攻击与辱骂
注册成功 !
登录成功!